????建康,宫城,两仪殿前。

????刘裕默然半晌,在他的怀里,慕容兰的抽泣声已经渐渐地平息,她从刘裕的怀中直起了身,抚了抚自己零乱的额前秀发,用尽量平静的声音说道:“狼哥哥,对不起,这个时候,我真的不能继续陪你了,大哥新丧,北魏虎视眈眈,在这个时候,我不能扔下我的族人,我必须要回去保卫我的同族,这是我慕容兰,作为一个慕容氏的子孙,必须要做的事情。”

????刘裕叹了口气:“你这回本就不应该冒这么大风险来大晋,如果有你在军中,也许参合陂之败,不会出现,而你的大哥,也不会…………”

????慕容兰摇了摇头:“事已至此,多说无益,我来晋国是为了跟你在一起,为了救你出牢笼,为你洗罪,本来我是作好了用死来为你脱罪的准备,可是谢天谢地,你自己就摆脱了罪名,还揭发了黑手党,取得了皇帝的信任。我本来是想陪你一起做完土断之事后,再有下一步的打算,可是现在,出了这事,我必须要提前离开了。”

????刘裕勾了勾嘴角:“兴弟很想你,一直哭着要见娘亲,你这一走,不知道何时还能见兴弟一面,你要不要…………”

????慕容兰咬了咬牙,转过了身:“不,我不能见她,因为,我怕我一见到自己的女儿,就再也不想走了。狼哥哥,回到北方救我的家国,是我必须承担起来的责任,就象我在草原上求你跟我永远留下时,你也拒绝了,一定要回到你的家乡,这是一样的道理,你应该能理解我!”

????刘裕叹了口气:“我当然理解,阿兰,你放心地去吧,如果我这里忙完了大事,也可以去助你一臂之力!”

????刘穆之的脸色一变:“寄奴,慎言,去敌国可是重罪,你好不容易才洗脱了自己的罪名,可不要再入火坑!”

????刘裕摇了摇头,沉声道:“这些不是我的私事,燕国虽然是我们的强敌,但现在看来,在他们的北方,已经崛起了一个更强大,更可怕,更野蛮残忍的敌人了,拓跋珪的能力,我非常清楚,草原在他的手下,百年来首次真正一统,他也毁约违诺,攻打中原,如果真的借后燕新丧国君之机,大举入侵,那绝对是所有北方百姓的地狱,无论是作为大晋的军将还是作为汉人同胞,我都不能视而不见,即使是作为侦察,布局,也是应该的,当然,这些事情,要等到我顺利地帮皇帝执行完土断,再去进行。”

????慕容兰转过了身,看着刘裕,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:“狼哥哥,我知道,北伐中原是你一直的梦,而解除那些世家对你的牵绊,是北伐的前提。只是我必须再提醒你一句,就跟你打仗一样,凡事未虑胜要先虑败,切不可把所有的希望,寄托在皇帝的身上,他没这么可靠,也很脆弱。”

????刘裕正色道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只是此事我已经下了决心,再难回头,相信我,阿兰,我应该很快就能解决这里的事情,去邺城找你!”

????慕容兰转过了身,大踏步地向着宫外走去:“那我祝你一切顺利,心想事成,狼哥哥,我会为你祈祷和祝福的!”

????她的身影,很快就随着几个起落,消失在宫墙之外,刘裕的目光看着北边的方向,渐渐地出了神。

????刘穆之勾了勾嘴角:“寄奴,这几天慕容兰不在,这近卫防护之事,可就无人主理了,我毕竟不可能布置殿中,尤其是寝殿的防卫,这些一直是慕容兰和妙音联手安排的,而且北方出了这些大事,战报很快就会传到皇帝的耳中,也许,他会故态复萌,再次地用酒色来放纵自己。你最好这几天想办法置身事外,静观其变的好。”

????刘裕的脸色一变,看着刘穆之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,要我放弃对皇帝的保护?!不行,绝对不行,若是这个时候他出了事,那我就前功尽弃了!”

????刘穆之叹了口气:“你完全没有必要把皇帝的安保扛在自己的身上,有慕容兰在,可以为你防暗箭,刺杀这些,可是现在她走了,你一个人如何来防?”

????支妙音的声音从台阶之上响起:“不是还有我吗?你们不用太担心的。”

????二人的脸色一变,同时看向了殿门,只见支妙音僧袍尼帽,手持拂尘,如同一朵不染任何尘埃的莲花,款款从大殿台阶而下,在她的身后,两扇大门轻轻地合上,刘裕的眉头一皱:“皇帝现在还在殿中吗?你为何不在他身边?”

????支妙音冷冷地说道:“裕哥哥,你就这么不待见我,就这么希望把我赶到皇帝的身边吗?”

????刘裕意识到伊人有些生气,连忙道:“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说,皇帝现在的安全需要…………”

????支妙音淡然道:“你可别忘了我手下有众多的暗卫,即使我不在,她们也能把皇帝保护好的,而且,说实话,你们刚才在这里谈北方战事的时候,我们的皇帝陛下的眼中耳里,却只有张贵人的仙乐飘飘和起舞倩影,这会儿他已经喝了整整一坛洋河佳酿,人事不省了呢。”

????刘裕的眉头一皱:“乱来,不是说好了滴酒不沾吗,他也答应过我,要戒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东晋北府一丘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格格党只为原作者指云笑天道1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指云笑天道1并收藏东晋北府一丘八最新章节